印度政府:下调内阁成员未来一年工资30%以应对疫情


意大利重症与麻醉协会(SIAARTI)在官网上发出的一份倡议文件中指出,必要时需要在重症监护室设置年龄限制。在考虑医疗资源分配的时候,首先考虑病人存活可能性,其次考虑谁能在治疗后拥有更长的存活时间。此外,以上的规则不仅应当执行在新冠病毒感染的救治中,而应当执行在所有病症的治疗中。

英国本国人对英国抗疫政策也有质疑和不满,主要集中于四点:

文中,德伯格葛雷夫介绍,“我一晚上工作14个小时,一周工作6个晚上。当病人吸不到足够氧气时,我就在他们的气道上插一根导管,使其可以通氧。这为他们的身体赢得了对抗病毒的时间。”

据报道,德伯格葛雷夫表示,“我可能是这些病人见到的最后一个人,或者是他们听到的最后一个声音。很多人永远都离不开呼吸机。这就是这种病毒带来的现实情况。每次我走进重症监护室(ICU)给病人插管时,我都强迫自己思考几秒钟。”

俄新社:消息人士称约翰逊将接受呼吸机治疗

随后,英国政府发言人澄清,“群体免疫并非行动计划的一部分,而是流行病的自然副产品”(Herd  immunity  is not part of our action plan, but is a natural by-product of an epidemic)。卫生大臣马特·汉考克(Matt Hancock)也澄清,“群体免疫并不是我们的目标或者政策——这是一种科学概念。”(Herd community is not our goal or policy)

值得注意的是,俄罗斯联邦新闻通讯社在报道中提到,目前英国官方并未就约翰逊病情(严重)发布官方消息。

皮埃蒙特市的民防部门起草的文件指出:

文章还引述了德伯格葛雷夫的一段话,详细描述他工作的“危险”情况。

回忆起自己每天经历的人和工作,德伯格葛雷夫表示,“每天晚上我都要和ICU的医生查房,检查我插管的病人。他们不被允许有家人或访客探望。我不是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,但我确实喜欢站在房间外想上一分钟,想想他们和他们正在经历的事情。我试着去想一些积极的事情——一个积极的期望。”